网站编辑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村印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旅 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

文艺天地 更多

散记杂文

诗词联赋

校园文学

书画摄影

温謦告知


     《龙南杨村文化网》于2020年2月创建,栏目都是在征求意见调试中,也正在添加完善中,临时上传的资料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;所有栏目内容均在添加和修改中,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和提出建议。谢谢!

  邮箱:2512630201@qq.com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艺天地 > 散记杂文 > 内容 

岚岭回春

作者:唐小斌  发布时间:2020-3-9 22:29:42

   “岚岭回春”四字,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幅水墨山水画。山岭高峻,白云出岫,雾岚飘忽。雾蒙蒙一片,突然岭头上云开一线,露出一片新绿,春山隐隐,如梦似幻,只觉江山无限意,尽在春气中。

   这一言难道尽的春山之美,属“黄塘古八景”之一。黄塘,归属于现今的杨村坪湖。岚岭,地处太平江水口之上,高耸入云,环抱三江,盘廻十余里。山中古木深幽,登岭远眺,可望赣粤两境。

   站于太平江水口之上,太平江缓缓而过。不知道五百年前,它是否也如现在这般平静流过。但五百年前的山道之上,却因了王阳明的到来,而格外的不同。彼时,他们刚从浰头捷战归来,身体虽然疲累,但兴致颇高。王阳明所带一众官员,名为踏春游玩放松,实则了解民情民意,知悉民间疾苦。当他们行至此水口之处,江水清碧,山花烂漫,鸟声啾然,一派祥和春光。而岚岭,于云雾缭绕中,探出青碧翠嫩的山头,和岭头上空的白云相嬉相戏。

   江上,岚岭的岭头倒映于清澈的江面之上,江鸟缓缓从上空飞过,江岸上火红的杜鹃花,恰好和岭头倒影的青绿相互映衬,一时让人痴醉。

   忽又听得对面,山歌声起,高亢激昂的嗓音隔江震耳:“嗬嗨哟喂,打起嗬嗨喽起风,阿哥捡柴进山中,肚肌就摘野果食,井喝(口渴)灌碗好酒娘。”独具山野之风的过山溜,从打柴的蛮汉子身上炸响,听者精神为之一震。又闻听得“酒娘”二字,正是饥渴难耐之时,一时馋涎欲出。早有本地的官员,在水口空旷草地之上,摆好碗碟,从酒葫芦里倒出鲜亮醇红的客家古酿,立时,一股鲜香之气氤氲在江岸之上。

   这杨村客家古酿,最是有名。原是此间百姓,特别好客,只要有人来家做客,必定要端上好酒,方显主人之谊。酒越醇浓,就越显得主人热情,有面子,因此这里家家户户都酿得一手好酒。酿酒须用自家种的优质糯米,上好的山泉水,浸取糯米一天一夜,滤取洗净,放到甑里用大火蒸熟蒸透,用秘制的酒曲淋过,放到酒缸里压实,压实后的糯米上面会被均匀地涂上土灶里的火炭煤(土灶里烧火后烟熏出的黑色的形如炭灰的物质),再在中间做个圆形的酒井,待它慢慢发酵。酒曲与香熟的糯米,在时间的胶合之下,慢慢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酒香,糯米里时不时冒出一个两个白色的泡泡。酒井里如泉眼般开始沁出香甜的酒来,慢慢,酒越聚越多,等圆形的酒井满了,酒就发酵好了,再辅以山泉水,再慢慢让它发酵。经过长时间发酵的滤去酒糟的米酒,已然是香甜可口。但当地人还要把米酒放在特制的酒瓮里,盖好,用黄泥和沙子和上水,把封口处抹得严严实实,再用稻草、米糠或者褪下茶籽后的茶壳,铺到酒瓮上面,用火点着,这样制酒当地人叫烳酒。米酒在高温中慢慢发生变化,多余的水气在火中慢慢散失,酒色由先前的黄色变成了红琥珀色,酒质也变得更加清冽,更加香浓可口。而因为在蒸制过程中,抹上了火炭煤,有清肝明目之效。所以常喝此酒的人,红光满面,精气神十足,嗓音也变得更加宏亮,特别是唱起过山溜来,声震山谷,真可以吓走老虎。

   当下,众人围坐于草地,就着春风,一碗香醇的客家古酿下肚,先前的疲累和饥渴一扫而光。我猜想,喝了这古酿的官员中,是否也有人乘着酒兴忍不住吼一曲过山溜?“嗬嗨,客家酒娘甜又香,好比眼前好风光。喝了一碗甜心上,看了一眼醉四方,哟喂。”

   江水泱泱,美酒觞觞,春风漾漾,歌声朗朗。岚岭山下,春光正好。一碗香醇的美酒啊,醉了岚岭醉了春风。兴致正高的王阳明,此刻,也以岚岭回春为名即兴吟诗一首:“峨然雄踞几春秋,锁住长江不放流,环抱太平春拍塞,晴光岚影日悠悠。”

   众人正在叫好,这时,见对岸砍柴的几个妇人汉子,已砍好柴火,正涉江而来。江心之处,一瘦小妇人突然一个趔趄,一下滑倒,整个人连同身上的柴担倒向深水处。好在边上的汉子立马撂下身上的柴担,一把把妇人拉起,妇人才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。但俩人身上的柴担却被冲得老远,捞不回来了,一上午的辛劳,顷刻都化为乌有。

   王阳明等众官员看在眼里,眉头深锁。沿江几十里,竟然没有一座桥,供行人过往。

   这时只听得那落水的妇人唱起哀歌来:“老天爷哩,俺介命就介苦哇,过山过坳捡担柴,江哩没过就荡(漂)走。归去老公骂又打,夫娘细伢好可怜。呜呜呜……”妇人哭哭啼啼的嗓音,比刚才的过山溜,更为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。原先赏美景品美酒的好心情,此刻,已荡然无存。

   剿匪之后的民生问题,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王阳明的脚步,轻轻地叩在山道之上,却重重地响在了每个人的心上。


     作介:唐小斌,1974年3月生,江西龙南人,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,出版散文集《围屋乡关》。其中,作品《永远的婆婆树》获国土资源部首届“书香国土  智慧人生”读书节三等奖,散文集《围屋乡关》在第一届“浩然文学奖”征文评选中被评为入围作品,散文《八卦围里闹元宵》收入省文联出版的《江西的年 中国的年》一书。
·上一篇:平湖漾月 ·下一篇:银山神庙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
()  

邮箱:2512630201@qq.com   
建,信息由如涉及隐私、侵权等,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