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编辑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村印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旅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文艺天地 更多

散记杂文

诗词联赋

校园文学

书画摄影

《龙南杨村文化网》编辑部

网 www.cs478.com
箱:2512630201@qq.com

手 机:13719670907
Q  Q:2512630201


温謦告知

     《龙南杨村文化网》于2020年2月创建,栏目都是在征求意见调试中,也正在添加完善中,临时上传的资料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;所有栏目内容均在添加和修改中,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和提出建议。谢谢!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艺天地 > 散记杂文 > 内容 

追忆阿公和他的烈士儿子

作者:蔡石平  发布时间:2020/8/23

   我的故乡在龙南太平杨村蔡屋中和正。阿公寿云(1893―1976),是革命烈士蔡观斗之父,我是烈士过继子。阿公一生克勤克俭、忠厚本分、为人谦和,娶陂坑赖氏石秀为妻。共育三男一女,小儿观斗1956年5月在广东揭阳牺牲,年仅19岁。有关烈士生前事,海峰曾在《当代英雄蔡观斗:用生命吹响不朽赞歌》一文中已有详述。细叔的不幸牺牲,是阿公阿毑一生锥心刺骨的痛!

    阿公曾是养牛模范,大约在六十年代初期,曾到过龙南县城参加授奖大会,披红戴花,县里领导还给他盛过饭,很是荣耀!他一生曾两次下过县城,另一次是作为烈属代表下县里参加表彰大会。这是他这辈子(除了解放)最引以为荣的两件大事。

   阿公很喜欢养牛,特别是那头阉了的大黄牛,膘肥体壮、毛色油亮,如草原骏马四蹄生风。他为了让牛吃好吃饱,无论酷暑严寒,每天早起放牛出去,赶吃露水草,人家吃完了早饭他才赶牛回来。下午放牛到日头落山、倦鸟归林了,才让吃得圆鼓鼓的黄牛牯一路打着响鼻回到牛栏里,他才舒心地坐下来“吧嗒吧嗒”抽一阵水烟筒。我打小就喜爱和兄弟们争着骑牛,像画里的牧童横笛牛背上的浪漫天真。因为阉过的牛很温顺,从不尥蹶子。也经常被阿公训斥:下来,莫把我的牛骑瘦了!叫不听就用鞭子赶我们下来。他疼爱牛超过了宠爱孙子们,我们很是妒忌。他那时已有五六个孙子了,可谓儿孙滿堂。但他却跟人说,孙子哪一个个疼得过来,而牛只有一头,指望着它春耕出大力呢!每年春耕时节,正是青黄不接、高驳早春,我们都难吃一顿饱饭,他老人家却省下几个鸭蛋给牛加强营养。说是牛吃好了才有气力犁田耙地,细伢子只晓得贪玩惹事生非,不会耕田出力。

    阿公从不在我们孙輩面前提他爱子的任何往事,我也是断断续续从阿爸阿叔口中知道一些,他们也极少提及,总是釆取回避的态度敷衍了事。毕竟手足亲情,他们也不忍心去揭那多年难以愈合的伤疤。一年回家探亲,二叔经不起我的缠求,讲了些细叔小时的往事。直到我又一次探亲,他和我阿爸挤牙膏般,终于倒腾出细叔牺牲前后的真情,我也是饱含泪水倾听。小时候的细叔很调皮落索,生性聪明的他,悟性高,什么东西一学就会。十三四岁就会驶牛,犁耙辘轴等技术活,三五天就学会了。他把牛调教得服服贴贴,老老实实顺着他的牛鞭犁地耙田,从不敢使性罢工。收工后,他便把牛赶到水草丰美的河滩、沟渠圳边吃鲜嫩青草。但他那生来放浪不羁、调皮捣蛋的野性跟阿公迥然不同。如果让人欺负狠了,他会乘人上茅厕时,冷不伶仃扔石头下粪坑,溅人一身臭粪水,却找见不人;他还会乘大家在河潭中玩水时,偷偷把人家的衣服捞跑,让其赤裸裸的不敢回家……上树掏鸟手到擒来,弹弓打鸟一石鸟落,下河摸鱼从无空手。

    有一次,还是我工作多年后,我带二叔来过一次赣州。他才于心不忍,向我这个烈士继子讲述他小弟观斗牺牲后,全家人哀恸不已的情景:那天,部队上来了两个干部,在县、公社人武干部陪同下进到我们家,当着阿公阿毑及家人的面,宣布了细叔观斗牺牲的不幸噩耗。顿时全家都蒙了,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阿毑哭得昏天黑地,阿公一把鼻涕泪双流,一家人都呜呜泱泱地跟着痛哭。那是生死诀别的哭,老人丧子的痛!这个打击太大了,使他终生难以释怀。

    自此以后,每年的征兵时节,阿公就好多天心神不宁的很少讲话,闷闷不乐地“吧嗒吧嗒”抽他的水烟筒,不时吐出一缕缕烟雾弥漫整个廊下。同时,还不断到儿侄各家,叫某某儿侄不要去体检当兵。年年如此,不厌其烦,直到1976年故世。带着他对爱子的心心念念和痛彻心扉、带着他一生的光荣伤疤和八旬老命一起埋进了黄土里。留给后人一年年地揣着无尽的哀思和怀念,虔诚的在墓前拜揖祭奠……

    1968年冬,我刚从杨中弃学回来,正是一年一度的征兵时节。全公社在大张旗鼓地开展“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”的征兵活动。我很想和细叔一样去当兵,大队有好几个同学都去了报名。阿公郑重其事告诫我:你不要跟着他们去报名,你敢去,我打断你的脚!后来,我还是瞒着家人在大队报了名,在公社体检也合格。不料想,没有不透风的墙。阿公知道后吹胡子瞪眼骂我,还走到公社人武部,当着赖部长的面放下狠话:你敢让我孙子去当兵,有个三长两短,我这条老命交给你了!赖部长却耐心开导说:“大爷,当兵是保家卫国的好事,你老是光荣烈属,又是养牛模范,应该带头哇。”阿公气冲冲说:“我已经带头送了一条命给国家,照轮也轮不到我家了!”他还找到在公社工作的大孙子狠狠地骂了一顿,留他吃中午饭,他说气都气饱了。过后,赖部长对大哥说:“春石呀,我哪个都不怕,就怕你阿公,真让你二弟去当兵,我的日子就难过了,有个万一我也负不起这个责哩。”就这样,一直没当过兵的我,想继承细叔遗志的愿望终究未能实现,遗憾!

    细叔观斗的牺牲,是阿公终生的痛!直到他逝世后的八十年代,才有了他膝下孙子参军入伍的先例。阿公一生只在80岁时做过一次大寿,那是千辞万推后才无奈接受,阿毑外事家硬是抬着六副杠盒来祝寿。之前,就连每年的生日都叫我姑姑不许来,更不要说做寿了。虽然我在工作单位,哪个不孝崽孙忍心敢去触碰阿公那根敏感而又脆弱、拖着旧伤的心尖神经呢?几十年后,我才明白阿公忌讳过生日的原因。每逢生日,阿公会不由地想起小儿子的牺牲。如果让家人高高兴兴给自己过生日,而长眠九泉的小儿子却孤苦无边,他高兴得起来吗?阿毑也说过,过生日就是过痛。母亲的肚痛,失子的心痛。

    人心不古,岁月无常。阿公阿毑早已撒手儿孙,双双如愿去陪伴他们痛心一生的宝贝小儿了。阿公这輩子命运多舛,虽是儿孙绕膝、四世同堂,有过快乐,有过悲伤。爱也好,痛也罢;眼里流过泪,心中滴过血。吃过酸甜苦辣,受过饥饱冷暖,经过生离死别……无所谓很幸福,也无所谓不幸福。只有亲人的感同身受,理解包容。

  这就是可亲可爱的阿公!我思我敬的细叔!

·上一篇:酒中佳品 纪念典藏 ——“龙南撤.. ·下一篇:风过不语,电入万家——重游蔡屋..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
()  

邮箱:2512630201@qq.com   
建,信息由如涉及隐私、侵权等,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