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编微信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村印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旅 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

文艺天地

更多 

散记杂文

诗词联赋

主编专辑(临时)

书画摄影

更多 

温謦告知


     《龙南杨村文化网》于2020年2月创建,栏目都是在征求意见调试中,也正在添加完善中,临时上传的资料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;所有栏目内容均在添加和修改中,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和提出建议。谢谢!

  邮箱:2512630201@qq.com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艺天地 > 散记杂文 > 内容 

树根失踪之谜

作者:赖海石  发布时间:2020-2-14 15:18:16

   水庆老汉和他的侄子土生、钩机男为了一蔸树根差点打了起来。

   树根是水庆自留山上的。他的自留山因为修建高速公路被征收了,补偿款已领取。山上的树木全部砍下来,背回家当柴火。村里人没事的时候喜欢跑去看修路工人作业。大钩机伸出巨擘深深插进黄土里,像狗啃馒头一样,巨大的山包轻易被推平。水庆的自留山上有一棵大树,不知长了多少年,树根又大又深,钩机男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挖出来。一般的树根都是和泥土一起,被推土机推到低洼地掩埋。看到这树根这么大,土生对站在旁边的水庆说:“叔,这树根冬天烧起来烤火,够烧好几天哩,要不要我帮你抬回去?”水庆点点头:“你说得在理。”土生说:“你家火生在家吗?叫他过来和我一起抬。”水庆说:“那浑小子整天东游西荡,不见人影,到哪里去找他。我和你一起抬吧,这点东西我还抬得动。”就叫钩机男不要把树根掩埋。叔侄两人把树根抬回院子里,进屋里泡茶喝。

   村镇前几年搞起了旅游开发,经常有外地人来体验乡村游。水庆、土生在屋里喝茶时,一个大胡子中年男子走进院子里,在他们刚抬回来的树根前站了很久,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上看下看远看近看,这里摸摸那里拍拍,然后进屋问水庆:“老伯,你这树根卖不卖?”

   水庆没想到这烂树根还有人要,他本想说“你看这树根有多少斤,给回我多少斤柴火就行了”,但看对方像是有钱人,也许可以多要一点,就狡黠地说:“这蔸树根我挖了三天,还请了两个人抬回来的……”大胡子说:“我给你五百元吧,可以买三倍的柴火了。”

   水庆和土生相视而笑,忙招呼大胡子:“先喝杯茶,喝杯茶。”

   这时院子里又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。男人说:“哇噻,这蔸树根好有型,肯定能卖不少钱。”女人说:“一蔸烂树根有谁要?”男人说:“没见识了吧?我在根雕艺术馆看过,用这种树根做成的根雕, 卖好几万元呢。”女人惊讶得吐了半截舌头出来。两人说笑着去别的地方游玩了。

  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水庆这才知道,他这树根可以做成艺术品,卖出天价。就向大胡子索要一万元。大胡子说:“一个根雕可以卖几万元不假,但要经过非常繁杂的加工,耗时几年。你这树根我最多出一千元,卖不卖?”

   水庆鼻子哼了一声:“要,就一万元拿去;不要,就走人。别以为我们乡下人好骗。”

   大胡子并不气恼,临走前,客气地递给水庆一张名片:“真的只值一千元,你什么时候想卖了,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  大胡子走后,土生喝了口茶,说:“叔,低于八千元咱不卖,一人四千。”

   水庆霍地蹦起来,眼瞪得比水牛眼还大:“咋?你想分我一半钱?”

   土生说:“叔,如果不是我提醒你把它捡回来,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它被埋掉了,你得谢谢我。”

   水庆说:“这是我自留山上的东西,你帮了忙,我给你二百块钱蛮不错了,你怎么能分我的钱?”

   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,惹来不少人围观。

   不知谁把消息传到钩机男那里。钩机男上门讨要来了,他说:“你们别争了,这树根是我的。”

   水庆说:“我自留山上的东西,怎么是你的?”

   钩机男说:“你的自留山已经给过补偿了,这块山现在是我承包,里面所有东西都是我的,我想给你就给你,不想给你就不给你。”

   三人吵吵嚷嚷,谁也不让谁,还差点动起手来,最后一起去了派出所。

   没想到,派出所对他们这“鸡毛蒜皮”小事并不热情,只叫他们回去“等待处理”。三人从十几里外的镇派出所回来时,却发现那蔸树根竟不翼而飞了。水庆这才想起走得匆忙忘了锁门。问附近的村人,都摇头说没看见。这下三人都站到统一战线上来了,要把盗贼找出来。通过分析,一致认为是大胡子偷走了。幸好水庆身上有大胡子的名片,于是三人一起按名片上的地址去找大胡子。

   大胡子叫陈树艺,是“树艺根雕艺术馆”的老板,也是根雕大师。大胡子回到根雕艺术馆不久,一个长头发、尖嘴猴腮、身材瘦弱的年轻人,挑着一担木柴走进艺术馆,要卖木柴。大胡子说:“我不需要木柴。”年轻人说:“我是水庆的儿子,我叫火生,你刚才去过我家,说要买我家的树根的,我现在给你送过来了,你说多少钱就多少钱。”

   大胡子惊愕不已:“你,你把那树根锯断、分解了?”

   火生说:“是呀,这样我才好搭车过来送给你呀。你放心,连木屑我都带来了,和原来一样重,一两不少。不瞒你说,我是从家里偷出来的,我爸还不知道呢,所以我不跟你讲价。”

   大胡子哭笑不得:“无知!这是论斤算的么?唉,好好的艺术品让你给毁了。你现在就是白送给我,我也不要了。”

   水庆、土生、钩机男赶到,知道了事情真相。水庆拿起笤帚追着火生打:“你这败家子,败家子……”火生一边蹦跳着躲闪一边说:“你等着,我迟早有办法把它们黏回去……”

·上一篇:围屋深深 ·下一篇:脚底踩到刺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
邮箱:2512630201@qq.com   
建,信息由如涉及隐私、侵权等,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