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编微信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村印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旅 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

文艺天地

更多 

散记杂文

诗词联赋

主编专辑(临时)

书画摄影

更多 

温謦告知


     《龙南杨村文化网》于2020年2月创建,栏目都是在征求意见调试中,也正在添加完善中,临时上传的资料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;所有栏目内容均在添加和修改中,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和提出建议。谢谢!

  邮箱:2512630201@qq.com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艺天地 > 散记杂文 > 内容 

脚底踩到刺

作者:赖海石  来源:羊城晚报  发布时间:2020-2-14 15:18:27

    我喜欢跑步,尤其喜欢赤脚跑步。赤脚跑步好哇,接地气,返璞归真;对脚底的按摩效果,比洗脚店那十多岁小姑娘的十个手指尖强多了。但妻子反对我赤脚跑步。她说,你小心,不要踩到刺。这乌鸦嘴!那天真让我踩到刺了。

    我一瘸一拐回到家。妻子幸灾乐祸:怎么样?不听娇妻言,吃亏在眼前了吧!

    我说,大惊小怪,帮我挑出来不就得了。

    妻子说,我小时候经常踩到刺,都是我妈妈帮我挑出来的。我还真没给别人挑过刺。

    我说,没事,你试试吧。

    妻子捻一根针,在我脚底拨过来,拨过去,疼得我呲牙咧嘴,浑身冒汗。我说,你是要谋杀亲夫啊。妻子一着急,反而把刺弄得更深了。她说,刚才还能看见刺头,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    只好去卫生站。

    年轻的女医生看了看我的脚底,说,伤口红了,赶快打破伤风,打消炎针。我说,先把刺挑出来吧。女医生说,这个……搞不了,要去医院。

    我的个神啊,一根刺的事,还要去医院!

    但不这样,你又能怎样?

    我坐车到医院,一瘸一拐走进门诊室,说,医生,我的脚……

    先去挂号!医生一挥手,把我后面的话挡了回去。

    我一瘸一瘸走到挂号窗口,交了二元钱,拿了一本病历本,一张卡。医生这才让我坐下来,问我姓名、地址、年龄、哪里不舒服。当听说我脚底踩到刺时,把病历本塞回给了我,说,你没看见我这是内科?隔壁看外科去!

    我只好道歉,退出,一拐一拐到了隔壁外科。

    外科医生是个年轻后生,他看了一眼我的脚底,说,有点严重哦,先去拍个片吧。说话间,“唰唰唰”钢笔挥洒已经开好了检查单。

    我弱弱地问,可不可以……不拍片?

    那怎么行!后生鄙夷地瞪我一眼,不拍片怎么知道有几根刺?在什么位置?深,还是浅?

    无言以对。交费。拍片。等待。

    当我把片子交给医生后,医生把它贴在背光板上,皱眉,眯眼,左看,右看,又捏住我的脚,远看,近看。最后,医生取下片子,说,得住院,做手术,我帮你开个单子,去办手续。

    住院?不就是一根刺吗?我脱口而出。

    医生严肃起来,别小看一根刺,处理不好会废了一条腿;又安慰我,这只是个很小的手术,但只要是手术,就得去住院部做;你放心,三五天就可以出院。

    还三五天!

    小时候,我们哪个顽皮的孩子不经常踩到刺?村里会挑刺的人多了去了:桂花婆、兰花婶、月儿嫂……,把有刺的那块肉捏得绷紧,拿针扒拉几下,刺立马出来了,再在伤口涂点儿桐仔油,马上就能走路;攀墙爬树,想干啥干啥去。

    我把医生开的单子扔进了垃圾桶。我决定回乡下老家找人挑刺。

    虽然老家不到三百公里,四个小时的车程,但我三年没回去过了。老家的变化是相当的大,路面全部铺上了水泥,还安装了路灯;土坯房推倒了,取而代之的是水泥砖房,一排排,齐刷刷;还建了公共娱乐场,娱乐设施、锻炼器材齐全。可是,整个村子都没几个人。当他们听说我专门回来找人挑刺时,几乎全都笑破了肚皮。但我找会挑刺的人却没想象中容易。桂花婆被儿孙接到城里住了,兰花婶随儿子一起去了儿子打工的地方带孙子……所幸听说月儿嫂辞去大上海某销售公司经理的职务,回到了家乡养黑猪,但她夫妻俩在八里外的山里。好在有人留了她的电话。我打通了。

    月儿嫂说,海弟呀,挑刺?那根本不是个事,我们在山里,三天两头就会被刺上,“哗”一下就给你挑出来。你借一辆摩托车骑进山里来吧,我煮野兔给你吃,挑完刺再带你去摘杨梅……

    我放下电话,身心一下子轻松,而且兴奋了起来。我这次回来,算是对了。山里,兴许还能找回我童年的脚印呢。

·上一篇:树根失踪之谜 ·下一篇:神 医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
邮箱:2512630201@qq.com   
建,信息由如涉及隐私、侵权等,除!